国际能源署:全球能源生产和消费继续上升


      国际能源署针对全球能源生产与消费占比变化进行了数据统计。这次发布的消息主要从能源生产消费的地区、领域方面作了解读,详细的分析需结合实际情况科学指导各个国家地区可持续发展。

      越来越多地反映国际能源署的全球化视角,第一次机构的经合组织和非经合组织能源平衡和统计报告已经汇成两个全面的有关能源数据的全球报告。《世界能源平衡》和《世界能源统计》将包含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详细数据,并且将于2016年8月底全文发布。
      这些报告显示,在2014年世界能源生产达到138亿吨石油当量(Mtoe) ,比2013年增长1.5%。化石燃料占2014年能源生产的81%,比2013年低0.4%——尽管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生产分别增长2.1%、0.8%和0.6%,这是由于可再生能源的生产增长得更快。例如, 水电生产增长2.5%且占全球能源生产的2.4%。同时,风能和太阳能光伏继续快速增长(分别为11%和35%),并且约占全球能源生产的1%。非化石能源中,2014年生物燃料和废料占世界能源生产的10.2%,核能占比略升至4.7%。
      当对主要化石燃料加以限制, 2015年全球国家层面的生产数据初步显示化石燃料的生产增长明确放缓,只比2014年高0.5个百分点。然而原油和天然气生产比2014年以更高速率增长(分别为3.0%和1.6%),同期煤炭生产下降3.1%,导致了整体增速放缓。
      报告还强调地区在过去40年能源需求发生的重大变化。1971年OECD(包含日本和韩国)以及亚洲其他地区(包含中国)共同占到能源使用的近四分之三,经合组织的需求比亚洲的多四倍。然而,尽管这些地区的综合能源份额仍约占2014年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三,比例变化非常巨大;经合组织和亚洲具有明显可比性,分别为38%和35%。

      经合组织全球总一次能源供应——在转化和最终用途上总能源使用的一种度量,份额下降,从1971年的61%到2014年的38%,反映了自1971年来亚洲总一次能源供应(就所有除生物质外的燃料)年均增长率在5%以上的事实。

      亚洲对能源需求的增加由消费者推动,地区最终消费在过去四十年里增加了5倍。煤炭仍是消耗最多的燃料,1971年和2014年消耗占比接近,分别为29%和28%。然而,余下的正在迅速改变。石油最终消费总量占比几乎翻了一番(从15%到28%),电能则从3%上升到19%。继以7倍增长,2014年亚洲工业是迄今为止最大的能源消费领域,占该地区总最终消费的42%,大部分由煤炭驱动。在能源消耗上住宅领域仅次于工业,可以看到在1971年与2014年之间增加了120%。传统生物质仍然是家庭主要的燃料消耗,尽管电力和天然气消费也显著增加。交通领域能源消费增长了12倍,并且主要继续依赖石油。
      全球范围内来说,1971年和2014年之间总消费增加了一倍多。但是行业分类使用能源并没有发生急剧变化。2014年工业仍是最大的消费领域,仅仅比1971年(37%)低1%,其次是在1971年数字上增加5%的交通(28%),最后是居住(23%)。
      只看经合组织国家,其2015年临时数据可用,2015年能源生产达4164 Mtoe,只在2014年数字上增加0.5%,是自1974年国际能源署成立以来最高水平。出口也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1790 Mtoe (从2014年上涨5.5%)。连续3年下降后,进口增加了3.2%,与2014年比该地区净进口保持大体平稳。2015年经合组织总一次能源供应保持稳定,为5269Mtoe,这仅仅比2014年少0.1个百分点。
      在混合燃料方面,2015经合组织提高了石油(占总一次能源供应的36%,提比1%)和天然气(占总一次能源供应26%,提比2%)使用。核能(占总一次能源供应的10%)保持稳定,亚洲-大洋洲核能使用增加而欧洲减少。其它能源(占总一次能源供应的10%)增长了2%,主要由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显然,在2014年数据上美国煤炭使用下降15%。2015年超过200太瓦时(TWh)的电力来自于天然气,导致经合组织地区整体的煤炭需求减少了6%。
      随着生产增加超过能源利用,2015年经合组织自给自足的水平(定义为生产/总一次能源供应)提升到79%,这一数据是与1985年的高水平相比。显著地,2015年,经合组织美洲成为自IEA成立以来首次自给自足,与美国93%相比并不太落后。这是在经合组织欧洲和经合组织亚洲大洋洲间观察到的水平,都进入到60%以下。
      注:以上数据引用自《世界能源数据库》、《世界能源发展趋势和平衡关键数据》以及2016年出版的《世界能源统计》和《世界能源平衡》。
      所有2015年数据都是临时的。

  • 展会新闻
  • 行业新闻